加百列

極度花心的雜食動物,假面騎士迷,可以勾搭(*/ω\*)

《死心與拒絕的開始》3

勿上升真人~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Reignover睜開眼,花0.5秒清醒,用0.1秒看見面前的smeb,並發現自己正被對方摟在懷內。

不會的,他只是當我是抱枕……吧……oh my god。Reignover欲哭無淚地用1秒發現他們都是赤裸的,還有自己身上佈滿著一看就知道昨晚所發生的既不是打架,也不是被無數的蚊子咬了的痕跡;不,是被咬了,不過是smeb那個混蛋!!T_T

加上記憶的回溯,和身體某些部位的疼痛,讓reignover想欺騙自己1秒也不行。雖然對昨晚的記憶相當模糊,但該有的重點也是有的TAT唯有smeb在自己還清醒時的話語,怎麼想也想不起來,感覺是很重要的……等等,這不是重點吧!

過了一段時間,頭腦徹底清醒後,苦澀的後悔混雜錯愕充斥在心間,苦笑了一下,淚水卻湧出眼眶,停不下來。

Smeb默默地低頭看著懷內的人在掉淚(不要問我他甚麼時候醒),他不知道該說甚麼,畢竟自己就是罪魁禍首-_-

當Reignover在默默地哭的時候感受到一股視線,看回去,smeb正在看著他,不知道在想甚麼,自己也不知有甚麼可以說,問為甚麼要這樣做?答案不是很明顯嗎?因為他喜歡我……等等……他喜…喜…歡我?!!Reignover被自己的想法震驚到。
"他不是醉了認錯人嗎?傻的嗎?你喝到茫了但那個傢伙可只是只看不喝呀,醉了才有鬼!"reignover在心裏咆哮,並對自己送上門的行為感到羞恥。

兩人各懷心事,一時無話(對,他們還抱在一起,不知道為甚麼)。直到smeb率先開口:“你,身體還好嗎?有沒有那裏不舒服?”

“沒……沒事,你……先放開我好嗎?”

“沒有那繼續吧”Smeb彷彿很理所當然地回應

“甚……”Reignover表示理解不能,當想抗議的時候就被smeb封住了嘴唇,只好閉緊嘴巴,抗拒他的入侵。但在smeb撫摸著他的大腿根的時候不自覺張開,被smeb的舌頭所入侵,掃過口腔的每一處。

當reignover覺得快要缺氧的時候smeb鬆開了他,微笑著

“開玩笑的,是給你一個早安吻而已”

Reignover推開Smeb,坐起身紅著眼瞪著他(smeb覺得十分可愛),在憤怒的驅使下,終於將心裏的疑問問出口

“你為甚麼要這樣做?是我先主動,但你知道我沒有這個意思啊,為甚麼要在我醉了的時候……你知道我有喜歡的人啊!我們不是朋友嗎?”

Smeb坐起身看著Reignover,側頭想了想,將reignover重新拉入懷內(嗯,不理reignover的反抗),看著reignover的兔子眼睛反問:

“你不是知道答案了嗎?”

Reignover馬上反駁:“我怎會知道你在想甚麼才會……才會……上……上床啊!”越說耳朵卻越紅了

“安慰?!⊙_⊙”

“誰會安慰到上床啊!=皿=”

“但你很舒服啊( ̄∇ ̄)”

“……=皿=”

“舒服到你在和我做的時候喊他的名字。”

Smeb淡然的地說,卻令reignover既羞恥得垂下頭又……有點內疚,畢竟被當成別人是很令人不爽的事。

“那,你知道他是誰?”

“猜得到”

連這個難堪的事實都被他知道了,我是喜歡了一個男人,還是比我小的……reignover絕望地想著

“我幫你忘記他。”

Reignover錯愕地看著他,有點懷疑自己的耳朵。

“我幫你忘記那個喜歡別人的男人,安慰你就安慰到底吧,看你這麽狼狽,我又有空”

“一個星期,你就會不再喜歡他了,相信我”

Reignover呆呆地看著他,smeb的表情淡然,像是說著一些小事一般。

“你不是說家人去了旅行嗎?那我過來暫住,就這樣决定吧。”

“等……等等!!為甚麽擅自决定啊喂……啊啊啊!!不理我?!”

Smeb徑自起身,拾起自己的衣服,然後走向浴室。

Reignover看著smeb原本相當漂亮但現在傷痕累累的背脊,默默地嘆了口氣,Martin,從現在開始,我要不去喜歡你了。

兩人同居生活一星期,正式開始。

小王子要徹底被拋棄了TAT

好傷心……reignover轉會……TAT……大力更!!!化悲憤為力量!!!!!!!!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