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百列

極度花心的雜食動物,假面騎士迷,可以勾搭(*/ω\*)

【marin x faker】 含羞草 【番外】

李相赫背着那萌萌的壳呀:

勿上真人!


勿上真人!


勿上真人!




宝宝们,情人节快乐啊~




番外


(1)


凌晨,午夜时分。


空无一人的鲜花市场门户紧闭,锈迹斑斑的仓库铁门倒映着冷冷的月光,空气中有升腾的跃动的细小尘埃,这原本是一副平静安和的深夜气氛。


“夜深了!!快起来了呀大家!”


直到仓库正中的那盆大型的夜来香植株率先发话,原本在仓库中静默的植物们,好像突然都被这个声音唤醒了一样,开始叽叽喳喳七嘴八舌地说起话来。


当然,如果此时恰好有个人到鲜花市场来,大概他也并不会听到什么声响。


植物们的语言,当然只有植物们自己知道。


 


这些植物们早已经习惯了午夜后的卧谈会,小小的含羞草盆栽被安置在一个角落里的架子上。架子上摆的植物不多,除了这盆含羞草之外,还有一盆天狼星多肉,一盆牛蒡,以及一盆色泽艳丽的鸡冠花。


含羞草盆栽把自己的枝叶抬起来,缓缓舒展开,好整以暇地听天狼星多肉和牛蒡之间日常的相爱相杀。


“我今天看见一个又高又帅的男人来市场看花了,”天狼星多肉无限神往地扭了肥嘟嘟的叶片,“如果我变成人类也像他那样该有多好。”


牛蒡毫不留情地打断他,“就算你变成人类也会像你现在一样胖的。”


“无所谓,反正你会和我一样胖的。”天狼星多肉意有所指地看了看牛蒡宽大的叶片。


 一旁的鸡冠花有些瞌睡,枝叶东倒西歪的,其中一片微微依着含羞草盆栽细弱的叶片上,含羞草叶片下意识地合拢了起来,乍一看,更像彼此相依的手臂一样交握在一起。


“性熊哥!俊植说他变成人类以后想要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天狼星多肉并不会放着鸡冠花独自瞌睡,“哥你说呢!”


鸡冠花懒散地歪在含羞草盆栽细瘦的枝叶上,惹得含羞草打了个冷战,呼啦啦把整片叶子都合起来了,“我嘛?我变成人类以后只想整个冬天都一直睡觉…”


“噗嗤…”含羞草盆栽笑出了声,听着天狼星多肉继续抱怨,“什么嘛…哥你这也太没水准了…我可是要成为吃遍天下美食的男人!相赫哥,你呢?”


刚从温室培养中出来的含羞草盆栽和他们明明只有短短几天的交集,大家却迅速地熟络了起来,含羞草盆栽小小地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变成…人类么?我从来没有想过诶…我们能变成人类么?”


“当然可以的啊!”天狼星多肉费力地用肉嘟嘟的叶片在自己的盆里拾了几枚珍珠岩丢给跃跃欲试的牛蒡,“我们来帮相赫哥算一算!”


在天狼星多肉和牛蒡的捣鼓下,其实含羞草盆栽也没看懂他们这种神奇的所谓占卜方式,直到身边的鸡冠花从假寐状态伸了个懒腰起来,看着架子上乱七八糟排列的珍珠岩,才作了个总结性的发言,“相赫…你这个…要看缘分啊!”


含羞草盆栽的叶脉都皱成了一团,“这个…我完全看不懂…”,看着斗志昂扬的二人组,它只好转身去问鸡冠花,“性熊哥也做过这样的占卜吗?”


“是啊,关于怎样才能变成人类的占卜…”鸡冠花扒拉着盆沿,费力思索着,“我记得…我好像是…”


“是什么?”含羞草盆栽好奇地看着这些珍珠岩,一边认真地询问鸡冠花。


“唔…想起来了!大概是,被春风催眠过的松土挖掘机?”


“???”含羞草盆栽呆立在了原地,连闭合着的叶片也骤然张开了,“这…这是什么意思…”


“……”鸡冠花用花哨的花冠深沉地拍了拍含羞草盆栽的盆沿,“…天机不可泄露…我也不知道。”


“算出来了!”那边天狼星多肉率先叫出了声,含羞草盆栽紧张兮兮地凑过去,“是什么?”


“…清晨时分带有巧克力味的命运笑容。”牛蒡煞有介事地解释道。


含羞草盆栽觉得自己头顶上冒出了密密麻麻的蚊香圈圈,这么奇特的占卜结果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天刚蒙蒙亮,五点钟的鲜花市场已然十分热闹了。


小小的含羞草盆栽被摆放在销售架子最边缘的角落里,低垂着纤细的枝叶,整棵草都蔫巴巴的。


鸡冠花迷迷糊糊地把枝叶搭过去,正想表示一下慰问,架子前就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你好,我想要买这个含羞草盆栽。”


含羞草盆栽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背后天宇上是淡淡的天光和未曾消失的月牙,映衬着整个人朦朦胧胧的,有些不真实的模样。浅棕色的头发微卷,双眼带着温润的笑意。他微微蹲下身子,整个人都凑到了含羞草盆栽的面前。


含羞草盆栽下意识地一哆嗦,却突然嗅到一股巧克力的甜香,从那个人身上一阵一阵地飘过来。


“你好呀,”与长相一般温润的嗓音,一只手指轻轻抚了一下含羞草盆栽细长的叶脉,含羞草盆栽的整片羽状叶片都被浓郁的巧克力味包裹。含羞草盆栽惊慌地闭拢起叶片,从缝隙中悄悄观察这个陌生人。


可是闭拢着的叶片也无法抵御这巧克力味的攻势啊。


“啊抱歉抱歉…”他收回手指,笑了一笑,眯起的双眼间都是暖意,“早上刚煮了巧克力才出来的…”


旁边的鸡冠花瞬间惊醒了,无声地扭动着巨大的花冠。被摆放在多肉盆栽之中的天狼星多肉和放在花束区的牛蒡都伸长了脖子朝含羞草盆栽这边看。


含羞草盆栽觉得一种异样的感觉顺着土壤慢慢攀升而上,像溪流一样逐渐渗进它的每一寸叶片。


这…这就是…命运的笑容吗?


白色瓷盆被拿起,那个带着浓郁巧克力味的男人,对着含羞草盆栽绽放出一个令人安心的笑容。


“跟我回家吧。


他跟花市老板付过账,才小心翼翼地腾出手,把含羞草盆栽捧在手心,朝不远处的一个已经装了不少花草的小型货车走去。


货车上的老司机叼着烟问他,“这么小一盆儿啊?放后面去吧。”


“不了,”他冲老司机笑笑,坐上副驾驶位,把含羞草盆栽放在腿上,双手却依然坚持护着盆沿,“我拿着它就好。”


 


(2)


含羞草盆栽已经在店里待了一段时间了。没有了同一个架子上相熟的小伙伴们的陪伴,含羞草盆栽多少显得有些孤单。周围都是明艳照人的鲜花,少有的一些盆栽也是些标价昂贵的名种,含羞草盆栽越来越郁郁寡欢,原本瘦弱的叶子蔫了下来,叶脉有些发黄,就好像要枯萎了一样。


“相赫!你要变成人类了啊!要好好生活啊!!”


“相赫哥好棒!变成人类了一定要回来看望我们啊!”


含羞草盆栽总会想起那一天,他被这个陌生男人带走前的画面。他的小伙伴们挤在架子上,天狼星多肉被长长的牛蒡枝叶卡住了视野,急的在架子上咚咚地跳,整个架子都被他震得摇摇欲坠。鸡冠花一改往日昏昏欲睡的模样,宽大的花冠好像个风中挥舞的小手绢一样颤巍巍地冲含羞草盆栽摇晃着,他们远远地用植物间的语言冲他喊出临别的祝福。


可是…


含羞草有些欲哭无泪地望了一眼落地窗外的清冷月光。


是哪里出了差错还是预言根本不准啊!为什么我还是没有变成人类啊!!!


它能记起被那个人稳稳拿起,捧在手心的瞬间,淡淡的巧克力芬芳把它包裹其中。它眼巴巴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小伙伴们,心里说不清是对未知未来的喜悦还是恐惧。


能量在身体中升腾起来的时候,它还以为自己马上就能变成人类了,可这种感觉却适时地消失了。


 


Marin,它总是听店里的客人们这么称呼那个把它带回来的人。


那个人很喜欢笑,眉眼总是弯成温暖的形状。


那个人好像也很喜欢自己,总是在不忙的时候跑过来给自己浇水。他的手上不像第一天那样总带有巧克力味,最近这几天是浓浓的咖啡味,偶尔是甜甜的黄桃味,也有时候是酸酸的蓝莓味。


那个人好幼稚啊,总是试图来摸它的叶子。他不知道自己会躲开吗…还总是乐此不疲地重复同样的动作,害的自己的叶片都染上了他手指上的味道。


那个人总喜欢偷袭它,然后看它惊慌失措的模样,可是那个人有时候又很照顾它,总是把它稳稳地放在膝盖上,带它看海边的潮起潮退,日升日落。


 


含羞草盆栽躲在龟背竹厚重的叶子下乘凉,自顾自地想着心事,突然觉得整棵草都腾空而起,哦不对,是被举到了半空中!


“(*&……(¥(&%¥”把它举起来的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个头还没有它旁边的龟背竹高,嘴里咀嚼着一大块可丽饼口齿不清地说着它听不懂的话,短短的手指没头没脑地朝它猛戳过来。


!!!


好疼…


虽然含羞草反应及快地闭拢了叶子,还是被这熊孩子全无意识没轻没重的举动戳的够呛,疼的它弯下了腰,叶片尖端几乎要触到泥土里去了。


“嘿嘿嘿。”熊孩子对于含羞草盆栽的痛苦浑然不觉,魔爪径自伸向它骤然闭拢的叶片,想要强行把它搬开一样,开始撕扯。


含羞草盆栽突然觉得有些绝望,它拼命地闭着叶片,想把自己整个给包裹起来。


 


预期的撕裂感并没有传来,熟悉的巧克力味像清新的空气一样,突然迎面将它抱了个满怀。


含羞草盆栽悄悄地展开一部分叶片,才发现自己已经安全地被那个人握在了手里。


他眼里升腾起明显的怒意,熊孩子显然不以为然,还高举着双手嘴里喊着,“给我!还给我!”


他把含羞草盆栽又举得高了一些,熊孩子只能抱着他的大腿一个劲儿想去够盆栽,嘴里念念叨叨地说个没完,marin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含羞草盆栽,确认没有受伤,才皱着眉头对熊孩子说了两个字。


“安静。”


他用还沾着巧克力糖浆的手指轻轻抚了一下含羞草盆栽,叶片半闭半合,却没有避开他的手,他收回手指,把含羞草盆栽直接带到了柜台后面。


含羞草盆栽安分地呆在柜台上,看他动手做刚刚没做完的巧克力热饮,看熊孩子被家长带着到柜台来道歉,看他又在落地窗的角落挪了个很高的花盆架过来,小心地把自己搬过去放在上面,还在前面摆了好几盆大型盆栽。


“这样就不会有人拿到你了哦,”他笑着伸出手指,却又缩了回去,只安抚似地拍了拍盆沿,“放心吧,今天的事不会再发生了。”


和初见那天相似的异样感涌上心头,含羞草盆栽看着他转身回到柜台去,觉得自己体内异样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以前从来不觉得,现在突然好想变成人类。


以你能接受的姿态,待在你的身边。


 


(3)


能够自如变成人类的含羞草盆栽,不对,是李相赫,偶尔会回到之前的花草市场去看看。


他总是在半夜去,天狼星多肉,牛蒡以及鸡冠花都非常开心。


“相赫相赫,你是怎么变成人类的?你不是说你刚去的时候还是不能变成人类么?”


李相赫蹲在架子前,认真地想了想,回答鸡冠花,“我也不太清楚…感觉上好像是某种能量的累积吧…每次都只累积一点点,到大概累积满了的时候,突然一下…好像就拥有了变成人类的能力呢。”


“哇…”天狼星多肉用崇拜的眼神望着李相赫,牛蒡适时地提了个问题,“那相赫哥…是不是每一次他对你笑的时候,你就开始积攒能量了啊?”


“咦,相赫怎么突然脸这么红?变成人类了还像含羞草一样害羞?”


⁄(⁄T⁄ω⁄T⁄ ⁄)⁄


…这算哪门子的积攒能量啊,分明就是,喜欢上一个人了啊。


 


和marin每天的固定活动结束后,李相赫都会溜到花草市场去,他甚至还带着鸡冠花去了不远的一个农场看挖掘机。


“这就是挖掘机啊。”鸡冠花看着挖掘机,好像比往常精神了许多似得,至少李相赫从来没见他这么精神奕奕过。


大概这样每次积攒一些能量,不久之后鸡冠花也能变成人类了吧,李相赫这么暗暗想着。


 


这天,鸡冠花正在兴奋地给几个小盆栽讲挖掘机的故事,李相赫跌跌撞撞地跑进来,大口大口地喘气,显然是飞奔过来的。


“怎么了相赫哥,”牛蒡凑过去,用宽大的叶脉拍李相赫的背给他顺气。


“我…”李相赫稍稍平静了一些,天狼星多肉已经比上半年又长大了一圈,摇摇晃晃地挪过来,“哥怎么了,是不是那家伙欺负你了?”


“性熊哥…”李相赫垂着头,像他在做含羞草时候的羞涩模样,对着焦急的鸡冠花小小声地问着,“那个…我要怎么才能开花啊?”


架子上的植物们都愣住了,偌大的仓库内一时鸦雀无声。


 


“总而言之,就是要安静地休养一段时间,”鸡冠花义正言辞地


教育他,“含羞草就是这种特性,一旦光照不适,或者经常被外界干扰,缺水,都会影响开花的。”


“我看相赫哥你比上个星期要憔悴多了…是不是因为这个星期海边一直下雨,阳光不足的原因啊?”


李相赫摇头,“日照的话…肯定是够的…”,想到每天晚上的小小蜡烛,嘴角就抑制不住地要上扬。


“相赫,含羞草的花期一般是9月。你如果非要在6月左右就开花的话,那你最好这段时间都不要变成人类形态到处走动了…好好晒太阳,好好静养,跟那个谁说一声让他注意下别让别人随便摸你碰你,要开出花也还是有可能的。”鸡冠花认真严肃地总结着。


“…这段时间…都不能变成人类吗?”李相赫若有所思地低下头,良久,站起身,“我知道了。”


他背对着烧烤摊的盆栽们站起身,坚定地说,“我一定会在6月开出花来的,我们晚些再见。”,说着,径直从仓库大门走了出去。


 


(4)


含羞草盆栽终于在中国上海重新开始茁壮生长。


它被摆在桌子角落的位置里,能看到桌前的marin噼里啪啦飞快按键盘的模样。


Marin拿起杯子喝了口水,看了看角落里的含羞草盆栽,伸长手臂把杯子里的水倒了一些在含羞草盆栽里,还笑咪咪地说着,“你也喝一口吧。”


 


基地里总是会收到粉丝们送来的各种小礼物,这天,这个写着marin名字的小袋子就被送到了marin面前。


Marin小心地把袋子拆开,发现里面是一些巧克力,笑意骤然在脸上绽开,含羞草盆栽伸长了枝叶,听到他小声地在自言自语,“啊,是他最喜欢吃的巧克力呀。”


他是谁啊?含羞草盆栽明明满是疑问,却觉得根茎内部的神经忽然剧烈地跳动了一下…还是往日那种兴奋开心的感觉。


???我为什么要觉得开心啊???含羞草盆栽觉得自从它来到这个地方以后,整棵草都有些不对劲。


日子一天天过去,marin从来不会忘记给含羞草盆栽浇水,每次一看见含羞草盆栽上小小的那朵白花,他就会露出笑容。


明明不是开花的季节啊,就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么?含羞草盆栽暗自腹诽着。


它经常看见这个人在电脑面前熬红了眼,却还是不肯从座位上起来。它经常看见这个人抱着手机,笑的眉眼都弯成了月牙,然后又认认真真地抬起头来继续训练。


这一天是照常的排位训练,坐在marin侧面的imp像是排到了认识的人,一直兴奋地大叫着。


“faker!faker杀了他!!!faker niceeeeee!!!!!!!!!!!faker!!”


Marin明明一直是淡漠的表情,在听见那个名字之后,却突然开心了起来,像被春风吹化的一池春水,笑意在脸上无声无息地漾开来。


含羞草盆栽静静地站在角落的阴影里,身体却不受控制地升腾起一种小兴奋和小娇羞的感觉,以至于它原本白色的花朵都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


我这是怎么了啊…含羞草盆栽有些莫名。


中国的新年很快就到来了,基地里放假了,marin拖着行李出了门,训练室的灯关上了。


一片漆黑。


含羞草盆栽立在黑暗里,身体突然有了异样的感觉。


它整棵草仿佛完全跌进了黑暗里,使不出力气,原本空白的回忆里,突然跳脱出一个画面。


 


那是一个电闪雷鸣的暴雨天,他赋予它的翅膀承受不住这么恶劣的天气条件,连草带盆一起倒在了荒野外的小水洼边。


它没有力气变成人类的形态,挣扎了许久还是无法爬起来,这时它听到了一个声音。


“你,想去找他吗?”


“你是谁,你能帮我吗?”


“我谁也不是,我只是你的内心,来确定你有多坚定。”


“…我想去找他。”


“就算你再也不能变成人类的方式呆在他身边你也愿意?”


“愿意。”


“就算你们彼此都再也记不起彼此,这样你也愿意?”


“愿意。”


“他已经不在这个地方了,要你舍弃一切去另一个地方找他,你也愿意?”


“我愿意。”含羞草盆栽用最大的音量喊出来,细弱的声音在暴雨和雷电中显得有些支离破碎。


“那…如你所愿。”


含羞草盆栽突然整个腾空而起,它能清晰地看见整个荒野上空无一人,叶片不堪暴雨的冲刷早已闭拢起来,明知道是徒劳,却还是坚定地用娇弱的身躯为那朵仅有的瘦小白色花朵遮挡着暴雨。


它在空中喊着,“你为什么帮我?”


声音从空气中清晰地传来,“因为这也是他的愿望。”


 


含羞草盆栽只觉得身子一轻,在偌大的天地间,凭空消失了。


当它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是孤零零地站在一个窗台上,然后被人拿了进去,见到了那个叫marin的人。


可是它已经不记得他是谁了。


 


含羞草盆栽觉得意识越来越模糊,回忆却越来越清晰,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试图抽离而去,强大到让它无法控制。


耀眼的白色光芒从含羞草体内骤然升起,像流星划过的弧线一样,霎时消失在了训练室内,而含羞草盆栽,却像了无生气一般,垂下了所有枝叶。


 


白色的光芒悄然飘进SKT的训练室,完美地融在白炽灯的背景下,悄悄地渗进了那个穿着宽大白色T恤,撅着招牌小猫嘴,手上操纵着英雄花式杂耍的少年身体里。


李相赫的身体微不可闻地抖了一下,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嘴角却漾起一个开心的笑。


一局结束,他跟直播间的粉丝们例行道别,耳边已经响起了bang的呼唤。


“相赫哥你快点啊!马哥已经在楼下了!在楼下了哦!!!”


“我知道了。”李相赫微笑着摘下耳机,随手朝桌上一甩,飞快地跟着他们跑了下去。


终于,回来了啊。


 


不管怎么样,总是能在你身边的。


 


-END-



评论

热度(70)